正文

在前阵子的文章中,我写过华尔街重量级投资家霍华德·马克思近来改变了对比特币的负面看法。

近日又传出一家重量级基金开始涉入比特币,这就是由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创立的投资基金---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

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投资银行家道恩·菲茨派翠克(Dawn Fitzpatrick)周四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这个投资基金也在投资加密货币基础设施。并且她认为比特币“很有趣”,不再是“边缘资产”,菲茨派翠克列举了比特币的好处,例如“易于储存、便于传输、供应量有限”,并指出,她认为比特币抢夺了黄金的部分买家基础。

我在早前的文章中曾经写过,随着机构投资者的批量入市,各国政府入场购买比特币将是迟早的事。

早前曾有传闻说伊朗政府为了规避美国的金融制裁而持有了比特币,希望用比特币进行国际贸易;还有传闻指委内瑞拉军方在系统性参与比特币挖矿。

这两个例子即便是真的,在我看来也是因为其国情特殊,并且是边缘化的国家而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因此我认为真正有说服力的国家参与购买比特币恐怕得到四年后的下一个周期了。

但事情的变化有时候远超我们的想象。

近日,纽约数字投资集团(NYDIG)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古特曼(Robert Gutmann)表示,该公司一直在与主权财富基金就可能的比特币投资进行谈判。并且另一位投资机构Real Vision的投资策略师兼创始人保罗·派尔(Raul Pal)证实了古特曼的说法,称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就是比特币的投资者,而且一直在从矿工手中购买比特币。

淡马锡是新加坡的国家主权基金,在很多国际大项目、风投和我国的A股中都能看到淡马锡的身影。

新加坡本身就是国际金融中心,因此它对国际金融的发展和脉络一定是异常敏感。去年就有新加坡星展银行获得国家牌照经营数字货币的业务。

把这些联系起来看,我甚至认为新加坡给星展银行发放牌照就是为了让淡马锡更便利地涉入比特币投资。

相对机构投资者大张旗鼓地介入比特币投资,国家主权基金的介入则显得隐蔽得多。我估计这一方面是因为这类基金体量实在大,如果他们也大张旗鼓地介入,则极有可能在市场上造成情绪波动,从而大幅影响比特币的价格,不利于自己以较低的本金投入;另一方面数字货币目前在很多国家仍然属于监管的敏感区,主权基金也不大希望自己的投资行为被用来为数字货币的身份背书。

但无论表面上看上去它们多么低调,它们的实际行动表明,比特币成为国家资产配置这个转折点在本轮牛市中已经到来。有鉴于大多数国家目前还在观望,还在探索,我相信这个转折点要形成规模效应甚至在国家主权基金之间形成FOMO心态在四年后的那个周期中将极有可能发生。

就好比灰度早在2013年创立,在2018年开始大规模进场,而到了去年才开始在机构投资者之中形成示范效应,而在今年则掀起机构投资者的入市狂潮一样。主权基金和国家的介入很可能在下一个周期形成高潮。

虽然这可能是四年后才发生的事情,但那壮丽的篇章已经若隐若现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了。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大众彩票平台,大众彩票官网,大众彩票网址,大众彩票下载,大众彩票app,大众彩票开户,大众彩票投注,大众彩票购彩,大众彩票注册,大众彩票登录,大众彩票邀请码,大众彩票技巧,大众彩票手机版,大众彩票靠谱吗,大众彩票走势图,大众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